網站標志
 
聯系我們

郵箱:[email protected] 
“怡和”銀錠與清中期“中國首富”伍秉鑒
作者:編輯: 李亮    發布于:2018-03-10 12:13:20    文字:【】【】【


如今,隨著“壹帶壹路”倡議的不斷開展。曾在古代絲綢之路上出現、流通的錢幣,以其精湛的鑄造工藝、豐富的品種以及濃厚的貨幣歷史文化底蘊,成為藝術品收藏頗具熱點的板塊。其中,銀錠的市場行情表現尤為搶眼。


  古代“絲綢之路”不僅僅是壹條“政治之路”“外交之路”“和合之路”,也是壹條“貨幣之路”。在壹次次的東西方交流中,中外貨幣作為貿易活動的重要載體,帶動商貿往來的同時,見證了東西方文化交流、經濟合作的歷史。




清  廣東“怡和 道光四年 十月大隆”十兩砝碼錠


陳鴻彬編著《樹蔭堂收藏元寶千種圖錄》圖版第926號圖片原物;張惠信著《中國貨幣傳奇》(天津百花簡體版)第205頁附圖原物。
  海上絲綢之路的起點
  銀錠作為稱量貨幣在中國有著悠久的歷史,它們以白銀熔鑄而成,因以“兩”作為主要貨幣單位,也稱“銀兩”。銀錠具備貨幣職能始於漢代,明代盛行,清代開始作為主要貨幣流通。1935年,中國進行法幣改革,徹底摒棄銀本位制度,白銀正式退出貨幣體系。
  作為中國錢幣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銀錠在中國貨幣發展史中占有重要地位。除其本身的金屬價值外,更具有歷史、經濟、鑄造工藝、文化藝術等學術研究價值。
  自1970年開始,海外收藏界的前輩就開始了銀錠的研究與收藏;2000年以後,銀錠收藏在中國內地蔚然成風,形成了專門的收藏門類,發展出人數可觀的收藏群體,並有多部高水準的研究專著問世。
  那麼,在綿延數千公裏的古絲綢之路上,商旅往來,使節奔走,這些白花花的銀兩又起到了什麼作用?古老而神秘的銀錠背後究竟有什麼故事呢?
  尋根溯源,壹切還要從古代海上絲綢之路的發源地——廣州說起。本文便以兩枚清代廣州十三行翹楚——怡和行所鑄的十兩稅銀,揭開那層神秘的面紗,壹同去領略百年前中西文化交融的輝煌。
  如今的廣州,壹直是南方地區的經濟、政治、文化的重地,也是“壹帶”和“壹路”緊密對接的重要平臺,以及落實“壹帶壹路”倡議不可替代的經濟支撐點。而歷史上的廣州,自古就與海外港口有著密切的貿易往來和交流。
  秦漢時期,從廣州出發的商船已抵達東南亞壹帶。
  南北朝時期,釋迦牟尼佛第二十八代衣缽傳人達摩從古印度沿著海上絲綢之路在繡衣坊碼頭(今廣州市荔灣區下九路西來初地)登岸。
  唐代,廣州成為中國第壹大港,眾多外國商人聚居於“番坊”(今廣州市越秀區光塔路壹帶),朝廷設立市舶使院管理對外貿易。至貞觀年間,中國與南洋及波斯灣地區有6條定期航線,都集中在廣州。其中,廣州—南?!《妊蟆ㄋ篂場侵迻|海岸諸國航線,途徑90多個國家和地區,被稱為“海上絲綢之路”。
  宋元時期,廣州對外貿易蓬勃發展,朝廷設立市舶司,海山樓(今廣州市越秀區北京南路附近)成為接待外商的場所。
  時至明代,朝廷改海山樓為市舶提舉司署,並在西關建懷遠驛(今廣州市荔灣區十八甫路),供前來朝貢的貢使和隨從居住。而到清代,朝廷於順治十三年(1656)頒布禁海令,但廣東的海上貿易仍禁而不絕??滴醵?1684),康熙皇帝為了振興沿海地區長期雕敝的經濟,以國計民生為念,實施開海通商政策,在東南沿海設立粵、閩、江、浙四大海關,作為管理海上對外貿易的行政機構。乾隆二十二年(1757),由於當時國際形勢和民族矛盾的升級,朝廷決定實行“壹口通商”政策,只保留粵海關獨家管理對歐美貿易事務。至此,廣州成為清政府許可的唯壹通商口岸。





清  廣東“怡和 嘉慶十四年 正月太聚”十兩砝碼錠

此為左京華主編《麗莊藏中國銀錠》第131頁337號圖片原物


“十三行”借壟斷而騰飛


  彼時,清政府將所有的外國來訪者通稱為“洋鬼子”,覺得他們不通情理,“孺子不可教”,把他們的對外貿易稱為朝貢貿易,把外國人稱為“貢商”,不但不給予平等的待遇,而且還要用種種禁令對其進行限制。因此,清廷明令規定外商不能直接與中國商人接觸,外國商人來華交易,都要找指定的行商作為貿易的代理,這些指定的行商所開設的對外貿易行店,就是“十三行”。十三行是洋行的前身,原指清代專做對外貿易的牙行,因最初有13家而得名。


  當壹艘來自西方、滿載貨物的商船到達廣州時,船長要做的第壹件事,就是命人與十三行中的某壹商號進行聯系。外國商船的大班(船長)、二班,可以住在“行”中,其余人員只能住在船上,不準上岸。所有進出口貨物壹律由“行”承辦。然後,十三行從船長那裏收取各種官方的、半官方的、非官方的費用和禮品,再將這些費用轉交給相應的官員。


  明清時期,廣州的外貿全屬官營,而十三行成為當時中國唯壹合法的“外貿特區”長達壹個半世紀。在這壹時期,廣州以其在海上絲綢之路得天獨厚的地位,以及與“絲綢之路經濟帶”內陸省份商貿的密切關系,貿易壹直處於高速發展的黃金時代。


  遙想當年,十三行內外檣桅林立,彩旗飛揚。十三行行商通過清政府特許的外貿壟斷特權,從外商以及行外商人處巧取豪奪,積聚了巨大財富。據《中西紀事》記述:“粵中初設洋商通事,洋行據為壟斷之利,誅求不已,串通官吏,規費日增……大班來粵者,率寄寓洋行,行人事之唯謹,然所以朘削之者無所不至,又與關吏因緣為奸,課稅既增,則規費抽用亦增,有取之十倍二十倍於前者?!?br />

  清初著名詩人屈大均有詩雲:“洋船爭出是官商,十字門開向三洋。五絲八絲廣段好,銀錢堆滿十三行?!笨梢姰斈陱V州十三行的興盛。而十三行行商中家財最為豐厚又最有勢力的,當屬伍秉鑒家族的怡和行,也就是前述兩枚銀錠的鑄造商。


  名震中外的中國首富


  說起怡和行,不得不提及它的行主——伍秉鑒。在中外經濟學研究者眼裏,伍秉鑒早就是清中期大名鼎鼎的人物,但對很多普通人來說,伍秉鑒這個名字還有些陌生。2001年,美國《華爾街日報》(亞洲版)在“縱橫壹千年”專輯中,做了1000年來全世界最富有的前五十人排名。他們大多是各國的豪門望族,其中,有6名中國人榜上有名,他們分別是成吉思汗、忽必烈、劉瑾、和珅、伍秉鑒和宋子文。六人中,廣州十三行翹楚——怡和行主伍秉鑒是唯壹的商人。為何他會被列入世界巨富的行列? 伍秉鑒又到底有多少錢呢?

伍秉鑒(1765—1843)


廣州十三行怡和行第二代行主,為19世紀前半期廣州商界的領袖人物,也是當時世界上最富有的商業巨頭。


  據史料記載,道光十四年(1834),伍秉鑒的私人資產已達2600萬銀元,折合白銀2000萬兩(相當於人民幣50億元)。2000萬兩白銀是個什麼概念?當時清政府全年的財政收入約4000萬兩,伍秉鑒的資產頂大清朝半年的財政收入。道光年間的兩廣總督林則徐,壹年的俸祿僅約2萬兩,若要攢到伍秉鑒那樣的財產,則需要不吃不喝1000年。


  由此可見,伍秉鑒這個清中期“中國首富”,真乃名副其實。在西方人的眼中,伍秉鑒已然成為世界級富豪。
這富可敵國的巨額財富,其全部來源是伍氏的家族企業——怡和行。怡和行於乾隆四十九年(1784)由伍秉鑒之父伍國瑩開設。伍國瑩系早年廣州潘家同文行的賬房,不僅做會計,還參與同文行的資產管理和貿易投資業務,積累了大量對外貿易的經驗。


  乾隆四十八年(1783),伍國瑩在英國東印度公司的扶持下,建立起自己的商號——怡和行。伍國瑩的商名為“浩官”(Howqua),並為其子孫沿用。以“官”作為人名的壹部分,本是古代壹種尊稱,代表壹個人的社會地位。後來,被初到中國的洋人誤認為是真實姓名,結果約定俗成,以後的行商也都被稱為某某官。


  嘉慶六年(1801),即伍國瑩死後第二年,其子伍秉鑒繼承父業,掌管怡和行,由於他的苦心經營,很快就積累起巨額財富,使怡和行成為廣州十三行行商中的佼佼者。嘉慶十二年(1807),怡和行躍居行商第二位,嘉慶十八年(1813),清政府在行商中設立總商,伍秉鑒位居總商之首。


  在西方商人眼中,伍秉鑒是壹個“誠實、親切、細心、慷慨且富有”的人,曾有許多關於伍秉鑒的趣聞逸事在外商中廣為流傳。例如,壹位波士頓商人和伍秉鑒合作壹項生意,由於經營不善,欠下伍秉鑒7.2萬銀元的債務,因無力償還,遲遲無法回國。伍秉鑒得知後,對波士頓商人說:“妳是我最好的老朋友,是壹個誠實的人,只不過是運氣不好?!閉f罷,親手將借據撕毀,向對方表示他們之間的賬目已經結清。


  又如,約翰·穆瑞·福布斯還是壹文不名的學徒時,曾在中國以販賣茶葉為生,當時的他雖對做生意興趣濃厚,卻苦於英雄無用武之地。伍秉鑒慧眼識人,將福布斯介紹到美國人羅素開辦的旗昌洋行工作,後將其收為義子,無償贈予50萬墨西哥銀元,助其回美國投資興建鐵路,從而成為美國的鐵路大王。


  眾多慷慨之舉,令伍秉鑒聲名遠播,在美國膾炙人口達半個世紀之久。他的商名“浩官”也成了發財致富的同義詞,以至於美國波士頓的壹艘商船也冠名“浩官號”,並引以為豪。同時,“怡和行”在中外商界也是極為響亮的名字,就連英國行號查頓·馬地臣商行,其中文行名也借用了伍家“怡和行”的老字號,稱“怡和洋行”。彼時,外國商人都認為伍秉鑒是行商中最可靠的人,即使他業務繁忙,收費較高,依然願意同他做生意,因為怡和行在時間和質量上都有保證。


  正是由於伍氏家族三代人幾十年的不懈努力,至19世紀中期,怡和行壹度成為世界級的跨國財團。不但在國內擁有地產、房產、茶山(武夷山)、店鋪和巨款,甚至讓銀子變成資本,在外國投資鐵路、證券與保險業務,生意遍及美國、歐洲、印度和新加坡,伍秉鑒也被西方經濟學者譽為“天下第壹大富翁”。


1805年至1806年期間,商務高度繁忙的廣州商館區風貌圖

自鑄銀錠代繳關稅


  那麼,蜚聲中外的怡和行本已是“金山珠?!?,不缺銀錢,又為何要鑄造帶有自己行號的銀錠呢?原來,自乾隆初年開始,粵海關每年向內務府造辦處送交白銀五萬五千兩的固定資金,其中更有24%的稅銀劃歸宮廷內務府,支持皇室財政的運轉,可謂皇室的壹個“小金庫”。乾隆二十二年(1757),廣州“壹口通商”以後,粵海關的地位更為重要,粵海關的稅收是清政府財政收入的重要來源之壹。


  而此時的廣州十三行,業務也不再局限於對外貿易,除承銷外商進口商品外,還要代表外商繳納關稅,代表政府管束外國商人、傳達政令、辦理壹切與外商交涉事宜,成為既有商業職能,又有政治、外交職能的特殊商行。所以,行商與其說是經營對外貿易的商人,毋寧說是清政府的外交官。


  為了保證關稅的及時征收,清政府還規定:行商如有“欠餉之案,俱移會督撫,將乏商家產,查封變抵,其不敷銀兩,著落新辦行業之新商,代為補足。如行閉無人接開,眾商攤貼完結”。希望以“行商”制度,達到“以官制商,以商制夷”的目的,將夷人隔絕於中國主流社會和官宦階層之外。


  據史書記載,廣東稅銀有3種,即藩紋、鹽紋、關紋。藩紋系各州縣鑄造的上解稅銀,是廣東銀錠中最常見的品種。鹽紋是各州縣上解的鹽稅錠。關紋則為粵海關銀錠,用於交納關稅。

後世創作的外國商人在廣州十三行店鋪購物的場景圖


然而,在“行商”制度的壓力下,為了便於與其他洋行代繳的關稅銀相區分,十三行行商往往將收來的白銀傾銷、鑄造成帶有自己行號的銀錠,用於代繳關稅。這種商鑄銀錠保留了廣東砝碼錠的全部特征,規格與官錠無異,只是錠面上方橫戳的銘文變成了各行的行號。


  也許是因為非官方主流稅銀的緣故,由廣東十三行行商鑄造的銀錠,自古壹直被人們所忽視,留存至今者極為罕見。文中的“怡和”十兩砝碼錠,由十三行翹楚怡和行所鑄,目前發現僅約5枚。


  北京誠軒拍賣有限公司在2011年春季拍賣會,壹枚著錄於陳鴻彬編著《樹蔭堂收藏元寶千種圖錄》的“怡和 道光四年 十月大隆”十兩砝碼錠,以126.5萬元的高價成交;在剛剛落下帷幕的北京誠軒2017年春季拍賣會上,壹枚著錄於左京華主編《麗莊藏中國銀錠》的“怡和 嘉慶十四年 正月太聚”十兩砝碼錠,以69萬元成交,可鑒其珍。


  十三行是壹個地名,十三行是壹片商館區,十三行是壹個商人群體,十三行是壹種貿易體制,十三行在中國海上絲綢之路中占據重要地位。在這裏,中西文化被巧妙地融會貫通,涉及經濟、政治、文化等各個領域的事件頻頻發生,影響深遠至全國乃至世界。


  如今,歷史雖已遠去,但我們仍然可以從十三行所鑄銀錠等歷史文物中,尋覓到當年十三行壹度輝煌的歷史痕跡與絲綢海道上繁榮的貿易情景。


全國服務熱線:400-689-2681 郵箱:[email protected]

版權所有 Copyright(C)2014-2015香港拍賣有限公司 

上海綠植租賃公司